中国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会
中国诗词创作指导师考评工作委员会
新闻详情
南国的冷

南国的冷

刘作军

(本会版权,禁止转载)

  现在是夏天,我要去远行,却忽然想起了那次冬季的南国之行。

  与南国相比,北国的冬天来得是那样的迅猛,真真切切。她的冷也是那样的烈,犹如一杯老酒。如果咽下去,直达肠胃,其间是一道火线在熊熊燃烧。习惯了春夏秋冬交替的人们,早已经做好了越冬的准备,端好了架式来迎接甘冽的清寒。彼此见面送上一句温馨的关怀:天冷了,多穿一些衣物啊!

  北国的冷还是那样的洁白。飘舞的雪花卖弄着自己的妖娆,一片一片挂满枝头,装饰着沉寂的世界,把诗意呈现给多情的墨客,让人们品味一下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妙境,恰恰迎合了那句“冬天到了,春天还会远吗”的名言。

  北国的冷还是那样的绚烂。雪,是上天赐予北方的独特礼物。独具匠心的北国人,用它装扮自己的生活。雪在北国人的手里,幻化成一道道风景线。在雪雕的世界里,你可以走进童话的世界里,尽享浪漫的诗情画意。提到雪雕,不能不想到冰灯。这是北国特有的景致:千凿万斧塑冰魂,美奂万端远近闻。奇异风光胜早春。近黄昏,疑似仙宫惊梦人。

  站在寒冷里,欣赏北国的冰雪,竟然神思飞扬,这北国的寒冷还会如此美丽,变得如此温暖。

  那次,站在南国的深南大道,虽然这里不是鲜花盛开,但是草木是绿色的。夜幕渐渐垂下,霓虹梦一般,这也是仙境一样的地方。夜色渐浓,来往的车辆越来越多,不知道他们是本地的,还是外地的?是参加宴会,还是回家?不过感觉都是那样的匆匆。刚才,有阳光的时候,天气还是如此的温暖,现在变得寒气袭人,有些寒彻心骨。

  一个人在街上走着,似乎就是我,一个多余的人,一个不懂得珍惜时间的人,独自在闲步,不管身上带了多少钱,都俨然一个乞丐。

  走进一家咖啡屋,要上一杯奶茶,不管它多少钱,驱赶一下心头的寒冷。服务生的笑脸是灿烂的,奶茶的价格是惊人的。这与我似乎都无关。就这样,一个人望着窗外,饮啜的依旧是寒冷,而不是温暖。

  又一个人走在街上,偶尔遇到几个人,他们走一段路,都钻到车里,一溜烟地跑了。

  真是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北国的人,于是主动搭讪,询问街上的人为什么这样少,是否怕冷。他笑笑,说,其实人并不少,只是大家都不知道今天谁来了,谁又走了,这座城市每天都在接待无数的来客,送走无数的离人,一切都是静悄悄的。

  哦,我既不是来客,也不是离人,我只是一个过客。

  我们同行的路到了尽头,他说要参加一个应酬。我说感谢他让我在异地感到不陌生,他说感谢我让他在繁忙时感到轻松。然后我们挥手告别,亲人般温暖地说再见。最后,他坐上车,也一溜烟地跑了。

  朋友来接我了,他连连表示歉意,说是太忙,我只是微笑,也坐上了他的车。

  透过车窗,零星几个的人在街上慢行,也许他们也正如我一样,初来这里,不幸的是他们在这里没有朋友;也许这里璀璨的夜景让他们流连忘返,他们正在默默欣赏。

  夜更深了,天气更凉了。

  人生不知道要有多少次远行,但是无论你在天涯海角,仰望天空的一轮明月,还是故乡的月圆,因为那里有你太多的牵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