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会
中国诗词创作指导师考评工作委员会
新闻详情
儿子的午餐

儿子的午餐

刘作军

(本会版权  禁止转载)

那天,家里人都有事要出去,只能留儿子一个人在家。我问他敢不敢,他说没问题。因为他10点多还要去钢琴班去学钢琴,我就嘱咐他要特别注意安全,并给他10元钱,告诉他在学校吃中午饭,不要再回家了。


我和大学的一位同学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,这次他来,我们不免聊的时间长了点。在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忐忑不安的,惦记着儿子的安全和他午饭吃了没有。


走进家门的那一刻,我惊呆了:儿子正在自己做饭呢!

他用我给他的钱,买了1根黄瓜、5角钱的香菜,还有自家的香油——做起了清水面条。

我惊叹儿子真的长大了!

最后,他剩了一点面条,让我吃。我尝了尝:别说,这面条做得还真的很好吃!

我问他怎么会做面条的呢,他说平时看奶奶做,还有电视里也讲过如何做面条。

看来,儿子的观察力不错,还是个有心人啊!


我很赞赏他这种动手实践的行为,就赞美了他几句,说他很能干。他很高兴,说以后要学做菜。这个我倒没同意,但也没反对,因为他毕竟年龄还小,就给他讲了一些用水、用电等方面的安全知识。


有的时候,大人们总是认为孩子们很小,把他们圈定到自己设计的“樊笼”,给他们预备好需要的一切。殊不知,他们终将像鸟儿一样飞向蓝天,迎接风雨,去创造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天地。


母亲说我第一次做饭也是像我儿子这么大,但我那时做的是粗粮。不管是粗粮,还是细粮,关键是得有做饭的机会。

不要以爱的名义去禁锢孩子了,放开我们的手,也许孩子们会更自由快乐地成长!